中黑资讯>财经>金狮贵宾会可靠吗,弘一大师的故事

金狮贵宾会可靠吗,弘一大师的故事

2020-01-11 15:32:22 作者:匿名 阅读量:1363

摘要:开示丰子恺 丰子恺皈依佛门,弘一大师给他作了一番开示。丰子恺听完弘一法师的开示,满眼湿润,热血沸腾。还有一件事发生在弘一法师在福建惠安弘法的时候。当晚,传贯把这件事情向弘一法师做了汇报。不料,弘一法师听了非常着急,责令传贯第二天下山向庄连福校长赔礼道歉。“万万不可受你们的招待,我只是来谢罪的。此外,弘一大师要我把这个转给您。”传贯说完,从怀里取出弘一法师手书的单条四幅及一本《华严经》。

金狮贵宾会可靠吗,弘一大师的故事

金狮贵宾会可靠吗,律己莫律人

有一次,弘一法师应邀讲戒律,他讲得标题是“律己”,他说:“学戒律的须要律己,不是律人;有些人学了戒律,便拿来律人,这就错了。记得我在年少时生长在北方的天津,那时的我生就一张利嘴,整天在指东画西,净说人家的不对;那时我还有个老表哥,一天他用手指指我说‘你先说说你自个!’意思就是律己啊!直到现在我还记得,真使我万分感激。大概喜欢‘律人’的总是看着人家不对,看不见自己不对。北方有句土话是:‘老鸨飞到猪身上,只看见人家黑,不见自己黑。其实他俩是一样黑。’”

法师又说:“‘怎样才能平息诽谤呢?’答曰:‘无辩。’人要是遭了诽谤千万不要辩,因为你越辩,谤反弄得越深。譬如一张白纸,忽然误染了一滴墨水,这时你不要动,不会再向四周溅污;假使你立即想要干净,一劲地去揩拭,那么结果这墨水一定会展拓面积,接连玷污一大片的!”

开示丰子恺

丰子恺皈依佛门,弘一大师给他作了一番开示。

“在佛法上,有下列数事,要居士谨记!”弘一法师深沉而严肃地说:“第一、做一个佛弟子,不能在形式上接受了皈依仪式,便算完了。当你作为佛教的宏扬人以后,你的人格必先经过自我洗涤一番;过去的,譬如昨日死;以后,犹如今日生——直心是道,请你在任何情况下深深牢记,不要为习惯所欺,做欺心、欺人、蒙蔽良心的事;人做端正了,才是学佛的开始。”

“第二,因为学佛,便是根本的‘净心’行为;净心的方法,便是‘持戒’,如若不持戒而学佛,去佛便路遥了。因此,盼望居士先从少分戒行开始律己,如居士者,不妨先从‘邪淫戒、偷盗戒、杀生戒’持起,然后再扩及‘妄语戒、饮酒戒。’在世间唯一难行的,不是杀生戒,也不是邪淫戒,而是妄语戒;有许多无辜的灾祸,不幸的纠纷,与悲惨的遭遇,都是从‘妄语’而来。说到‘妄’,唯一能制持它的工夫,便是一颗诚心,对人对事的恭敬,不掉以轻心!”

“第三,要试图放宽心量,包容世间的丑恶。人家赞美我,我心生欢喜,但不为欢喜激动;也许这欢乐之后,便是悲伤。人家辱骂我,我不加辩白,让时间去考验对方。”

“世间的形形色色,我们所爱的,所憎的,所苦的,所怕的,所愤的,所悲伤的,乃至令人难以忍受的烦躁、感受、接触。我们要学着试图包容:它们来了,我们淡然处之,它们从我们身边滑过,我们也不可幸灾乐祸。人生,便是一场既悲且喜的过程,但中间没有一件足以任人轻视;世间每一个动机,每一种事物形态,不管强者、弱者、女人、小孩,他们心灵感受,都会发生不可想象的力量,原因是他们既是生物,自然有感情,有感情便有动力,有动力,便可毁灭事物,也可成就事物。

复次,他们也有圣贤的情操,企图被尊重。被崇爱,被同情;但惟有一点,不愿被欺骗,不愿被蒙蔽;因此,他们那颗形式上是骄傲的心,在实质上,便是赤子之心。你欺骗一个小孩,如被他发现了,他小脑筋里,将永远拂不掉你丑恶的影子,即使你再神圣,再被人讴歌颂扬,也不能获得孩子的爱。当孩子的时代,没有名利观念。不晓得什么是利害,他只知道‘爱’。你对他一百件好,有一件欠诚心,欠感情,他一旦发觉,一切便完了!在佛法修持上,是善不抵恶;在世间的名器上,是功不抵罪的... ...”

“子恺啊!我们要学着包容一切,这样方能养成不分亲疏厚薄的悲心,才能平静地看世界。只有如此,人间才有无限的美丽展开;佛陀不在内,不在外,而在你的灵性中间;你的灵性有美可圈可点,世界自然有美皆备,无美不收。”

丰子恺听完弘一法师的开示,满眼湿润,热血沸腾。

不排斥异教

弘一法师有一次在丰子恺家中看到一册由基督教徒谢颂羔先生写的《理想中人》,就说“他这书很好!是很有益的书,这位谢先生住在上海吗?”于是丰子恺准备邀请谢颂羔来聚谈,法师却说:“请人家来,就失礼了。”后来法师写了一张横幅“慈良清直”,由丰子恺送去,又由丰子恺的邻居陶载良备了素斋,把弘一法师和谢颂羔等人一起请来晤面,结下了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和另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之间的缘分。

还有一件事发生在弘一法师在福建惠安弘法的时候。钱山小学校长庄连福是位基督徒,他十分仰慕弘一法师,听说法师在附近的山上讲演,就跟传道师陈连枝一起上山,想一睹大师风采。他俩刚到山下,就碰到了小和尚传贯。

“请问法师,我们是否可以见见在这里讲演的弘一大师?”庄连福问。

“你们,看上去倒像... ...”

“不瞒法师,我们是基督徒。”

“基督徒?我们是异教不相容呀!”

庄连福听传贯这么一说,就急了:“我们之间是异教的关系,这点不假。但我们基督教的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甚至舍身的教义,跟佛教大慈大悲、救苦救难的宗旨其实是一样的呀!”

传贯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理论,仍是固执己见,硬是不让人家去见弘一法师。

当晚,传贯把这件事情向弘一法师做了汇报。不料,弘一法师听了非常着急,责令传贯第二天下山向庄连福校长赔礼道歉。

第二天上午,庄连福正在给学生们上课。突然,他发现教室门口跪着一个小和尚,急忙上前扶起,才认出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和尚。

“哟!是这位法师,你这是为什么?”

传贯仍跪着,说道,“昨天怠慢你们了,请原谅!”

“快起来说话,何以至此?”庄连福扶起传贯,并邀请传贯到宿舍喝茶。

“万万不可受你们的招待,我只是来谢罪的。此外,弘一大师要我把这个转给您。”传贯说完,从怀里取出弘一法师手书的单条四幅及一本《华严经》。

弘一法师的作为感动了这位基督徒,此后他常去法师那里听经,并且带去了许多基督徒。

身教感化

弘一法师在佛学院教学生,学生有过失,他不讲话。他有一个向学生表示的方式,就是自己一天不吃饭了。学生看到法师不说话,也不吃饭,就晓得大概自己有了过失了。同学们开始反省,忏悔,于是法师又吃饭了,弘一法师用这个不骂人,不责备人的方法,感化很多的学生。

人生无常

弘一法师曾在南普陀闭关修行,他看见大海波涛汹涌,海上的帆船就像一片片树叶,轻飘飘的不知飘向何处。想起人生种种无常,总是要泪下痛悔一番,砥砺自己。

拒参政 心系国

1930年,弘一法师自小雪峰至泉州承天寺与性愿法师相聚。

一天,寺里来了一位省府参议厅的官员,他是受参议厅之托来请弘一法师出山参政,委以重任的。面对此事,弘一法师答道:“老僧一心向佛,不宜参与国事,何况国土破碎,日寇入侵。和尚乃以劝善为己任,靠一个老和尚有何作用,请居士不妨到别的庙里看看。”

七七事变后,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。弘一法师在福建温陵(泉州)潸然流泪对弟子说:“我们吃的是中华之粟,所饮的是温陵之水,身为佛弟子,于此之时,不能与国家共患难,为佛家张点体面,自揣不如一只狗,狗尚能为主人守门,我等一无所用,而犹腼颜受食,能无愧于心吗!”随后,法师撰写了“念佛不忘救国,救国必须念佛”的警句呼吁僧人救国。

以身殉教

抗日期间,弘一法师身在的厦门岛因为战略位置的重要,随时准备接受日本人的血洗。许多人都劝弘一法师迁往内地避乱,但法师默然辞谢。

他写信给远在上海的夏丏尊说:“我决定住在厦门,在战乱中,与寺院共存亡!如果我要离开厦门,除非厦门平静,再往他处。”

可是,上海的许多朋友,还是要劝他移出厦门,弘一法师坚决地说:“如厦门失陷,我愿以身殉。古人说:‘莫嫌老圃秋容淡,犹有黄花晚节香’,做个出家人,对生死当不容怀恋!”

同时,他给上海弟子郁智朗居士的信中,也附了灵峰藕益大师的诗文,以表心志,诗云:

日轮换作镜,海水挹作盆。

照我忠义胆,浴我法臣魂。

九死心不愧,尘劫愿犹存。

为檄虚空界,何人共此轮?

留在厦门的弘一法师,在门上贴了一张横幅,题名“殉教堂”。

一心念佛

一位女学生前来拜访弘一法师,见面后,学生便伏地叩拜。

“一拜便好!”弘一法师庄严虔诚地合掌回礼。

“老师,学佛应该如何入手为好?”

“你学佛了,是吗?”法师说。

“老师学佛,感动的不是我一个人。”女学生说,“不过,我也是初入门而已,佛典深奥,难在它是一种哲理,徒然望洋兴叹。”

弘一法师沉吟片刻,点点头。

“学佛,如果你已对它起信心,对于高深的道理,可以慢慢领会。但人生一去不复返,现在最稳妥的一条路就是专心‘持名念佛’。你知道嘛,上海洋场,多的是拿念珠的老太太,照他们那样,下决心,念下去,便可证‘念佛三昧’!”

这时,这位初入佛门的居士,怀疑地看着老师。

“老师不是以苦行、持戒为宗吗?难道也念佛?一个知识分子学佛,不学唯识,也该参禅的?”她说。

“我是专心持名念佛的,我念南无阿弥陀佛!”法师说。

“奥!老师也念佛!”

“我崇拜印光大师。他是当代持名念佛的倡导者,他开创了‘持名念佛’这条最简捷的觉路,相信他,永远是真理。”

“怎样持名念佛?”

“不干别的。比如说:不参禅,不打坐,不观想,仅用口念、耳听、心唯,念的方法,随你选择,直念到一片佛声,在你的心识上胜过纷乱的妄念,一天二十四小时,随着你呼吸出入流转... ...”

“这如何才能?”

“起先,当然不可能,做任何工夫,都是这样,日子久了不断工夫,不懈怠,不出花样,最后便是一心不乱的境地。时间久了,从一心不乱,再到念佛三昧现前,五蕴皆空,那时候... ...”

“我知道了,法师,那是最后的境界,便是‘菩提’。”

“不错。”弘一法师最后说。

佛祖不做梦

弘一法师有个弟子有天早晨兴冲冲跑来找他。

法师问“何事高兴?”

弟子说:“我梦见佛祖啦。”

弘一法师说:“佛祖从来不做梦!”